在天晴了的时候 © 戴望舒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然后一瓣瓣地绽透;

抖去水珠的凤蝶儿

在木叶间自在闲游,

把它的饰彩的智慧书页

曝着阳光一开一收。

 

到小径中去走走吧,

在天晴了的时候:

赤着脚,携着手,

踏着新泥,涉过溪流。

 

新阳推开了阴霾了,

溪水在温风中晕皱,

看山间移动的暗绿——

云的脚迹——它也在闲游。

(戴望舒)

在“天晴了的时候”读“在天晴了的时候”真是罪过罪过……

一直以来,天晴了的时候,觉得读书既亏待天又亏待自己,而天阴了的时候,哪里有心情读书啊!

这一天一天的,该什么时候读书呢,其实这不是个问题,这自所以是个问题,是因自己修为还未到“在天晴了的时候”。

 


已发布

分类

来自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