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费曼,真美

我知道费曼是在青岛。图书馆有本《费曼讲物理》,略翻过,还谈不上大概。如果我有项羽的力能扛鼎,大概就够了。

说到力能扛鼎顺便说下力气。一般人的力气是分结构的,许多人不懂得整体的力气,只会运用某一部分,就是协调性不好,劲不能一起使,劲不能往一处使,所以武术被分了许多项目,项目被分了许多派别,也就出了各种练家子,分开就得糅合统一,截拳道是,企业数字化亦是,企业数字化就在从局部优化向整体优化,协同创新发展。

19年查二维码,条码原理,又是外国人发明的,所以我说国内没多少人理解数字逻辑,因为不是我们提出来的,看来我与曼同。这个“同”就是今天不知怎么想到许多事我们不是“懂”,我们只是“会”,会用会讲能干而已。

这个现象,费曼说过。

原话是:What I cannot create, I do not understand.凡我不能创造的,我就没有理解。

更厉害的是第二句:

Know how to solve every problem that has been solved.知道如何解决那些已经被解决的问题的每一个问题。

这两句话是“真美”。我对“真美”的定义是有其优而无其所带之缺。通过费曼验证是:我创造了一种方法,解决了一个问题的所有问题,而且并没有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又带来了新的问题,那只是解决了某方面的问题。

这也是麦肯锡MECE独立穷尽原则,你了解了一个对象的所有方法,种类才能谈全面整体的解决,最后达到整体的金字塔高度。

“没有创造的欣赏即非欣赏,天地一体,万物同情,若我观彼而未激发出我,则我与彼皆未真正的发觉”,“没有落实的理论即非理论,没有理论的落实即非落实”,于此,我与费曼,真美。

2022/9/9 22:59 于杭州


已发布

分类

来自

标签:

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