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能俘虏他的 小诗儿

唯一能俘虏他的

▍上校 那纯粹是另一种玫瑰 自火焰中诞生 在荞麦田里他们遇见最大的会战 而他的一条腿诀别于一九四三年 他曾听到过历史和笑 什么是不朽呢 咳嗽药刮脸刀上月房租如此等等 而在妻的缝纫机的零星战斗下 他觉得...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