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兰的一件作品居然卖了1亿多!看了他的作品脑洞大开!

意大利艺术家莫瑞吉奥·卡特兰的希特勒跪像《他》,在2016纽约佳士得春拍首个重点专场“注定失败”中拍出了1719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118亿元!他是何方神圣?
莫瑞吉奥·卡特兰《他》(Him)

成交价:171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18亿元)

打破了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

2016年5月8日,纽约佳士得春拍首个重点专场“注定失败”完美收槌(专场名字让我醉了),亮点颇多。总成交额达78,123,250美元,约合人民币5.08亿元;全场39件拍品,仅有1件流拍,总成交率高达98%;有9位艺术家的新拍卖纪录诞生……

然而,笔者却认为最大的亮点是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

莫瑞吉奥·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

为素么?

因为卡特兰的希特勒跪像《他》(Him)不仅拍出了171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18亿元,TOP1),而且风头盖过了杰夫·昆斯,杰夫·昆斯的作品《一球平衡水缸:篮球(斯伯丁银色J博士系列)》以152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941万元)成交(TOP2)。

杰夫·昆斯(Jeff Koons)《一球平衡水缸:篮球(斯伯丁银色J博士系列)》(One Ball Total Equilibrium Tank (Spalding Dr. J Silver Series))

成交价:1529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941万元)

那么卡特兰到底是何方神圣?

 

莫瑞吉奥·卡特兰

其实他在国际上已闻名遐迩,名气不比杰夫·昆斯小,然而在中国却不为大众所熟知。

莫瑞吉奥·卡特兰,1960年出生于意大利东北部的大学城帕多瓦(Padova),然而他却从来没有接受过专业学院教育,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
莫瑞吉奥·卡特兰

 

他做过的工作实在太多,而且跟艺术也没太大关系,比如厨师、园丁、护士、木匠,甚至负责太平间尸体看护的丧葬员。然而在做木匠的过程中,卡特兰发现了视觉艺术的乐趣所在,开始涉足真正的艺术创作。

《自杀的松鼠》 1996年

 

他的代表作品有《运动场》(stadium,1991)、《自杀的松鼠》(Bidibidobidiboo,1996)、《第九个小时》(La Nona Ora - The Ninth Hour,1999)、《他》(Him,2001)、《无题(在树上吊死的孩子)》(Untitled,2004);《全部》(All,2007)等等。

《第九个小时》 1999年

形似真身的教皇保罗二世(蜡像),被一块从天而降的陨石击倒在地

卡特兰不仅是位出色的艺术家,还是一位策展人,并从事艺术媒体和出版方面的工作。他与著名策展人马希米亚诺·吉欧尼(Massimiliano Gioni)、阿里·萨伯特尼克(Ali Subotnick)一起合作多年,共同参与策划了许多展览,比如第四届柏林双年展(2006)和惠特尼双年展中的展中展“Down by Law”。

《伊丽莎白》(Betsy)1999年

2002年,三位策展人还共同创办了“错”画廊(The Wrong Gallery),旨在以低成本的非盈利模式邀请艺术家参与实验性的展览计划。(然而,“错”画廊于2005年9月关闭。)他们还共同创办了两种不同类型的刊物:《错时》(The Wrong Times)和《查理》(Charley)。

“错”画廊的门

从卡特兰的艺术道路可以看出,丰富的生活经历给他的艺术创作带来了灵感,而且他将自己的艺术理念渗透和融入到艺术生产的各个环节当中,拥有多种身份的他不只是局限于具体作品的创作,多元化地发展艺术事业,逐渐掌握一定的话语权。

 

卡特兰在古根海姆吊起来的回顾展

卡特兰被誉为后杜尚主义最有代表性的一位艺术家,想必大家对杜尚有所了解,而卡特兰对现成物的利用发挥到了极致。我们接下来欣赏一下这些让人脑洞大开的卡特兰作品。

 

一头毛驴为什么会拖着一台老式电视机?谁要搬家?好重!

 

实在太重了!“主人,东西太多了,我下不来了。”

 

累死了!

 

卡特兰的一件作品居然卖了1亿多!看了他的作品脑洞大开!这五匹马的头怎么钻进墙里了?
鸵鸟的头也不见了?
蒙面大象来了,你怕了吗?
从墙里露出半个裸体是何用意?而且还不露点,很巧妙!
看着皮就疼

 

这件作品是不是应该叫“女耶稣”?是谁把她绑在了床了?

 

在这里做引体向上,半夜会吓死人

 

想在墙上睡觉,就得粘牢了!

 

说好了只挂衣服,为什么连我一起挂了?

两位首脑并躺在床上做什么呢?

 

两位警察的倒立功夫不差,倒过来看世界就是不一样!

 

两只眼睛离得太近了,眼珠都快爆出来了!

 

卡特兰告诉你,嘴是用来看世界的!

 

这根中指如此坚硬,其他手指都断了,它还依然独立!

 

再仔细看看这根坚硬的中指,这是有多么地不满!

 

谁躺在了排风口?还睡着了!

 

“我下不来了,还好我在知识的海洋中。”

 

请问:这么小的电梯是给谁准备的?

 

用拖把顶着一个画框,想说啥?看不懂

 

欢迎来到毕加索之家!好像头有点大……

 

嘴里塞这么多香肠吃得下吗?

 

谁偷吃了肥皂?请问味道如何?

 

希特勒式的敬礼,可惜看不到人

 

  • 我的微信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