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看李小龙的传记,看到“胜利了又怎样?为什么人们会把荣誉看得这么重要?什么才是荣誉?什么样的‘战胜’才是光荣的?人生到底为了什么呢?是不是就是为着光荣而生存?”书里说这是他读哲学前的困惑。

刚巧同事来溜达,就看到了,嘴里念叨着:胜利后又怎么样,笑着走了。下班去餐厅的路上,他看见我笑着说:胜利后怎么样?我当时脱口而出:空。自己也很惊讶,看书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这也,当时还给他侃空,侃的挺起劲的,呵呵。过去就忘了。

最近看《中国哲学简史》看到老子这里“一个人要想成就某件事,他就要把自己放在成就事情的对面;要想保持任何事情,就要承认在事情中已经有了它自身的对立面。”每一个都想成就点事情,看到这一块好像看到寻找已久的金子,可是脑子很模糊,不清楚,也就没有想。希望能象上次一样,突然得出个:“空”,其实仔细一想,它不是突然出现的,大学已经想到过这个问题(此刻我想起来,那时候我想的是天空这个词,我认为只有天能跟空组成一个词,只有天是永恒的空所以天至大),我的思考方式一直以来都是潜意识在思考,很少自己有意识的想。我个人认为说诗是做出来的,这里的做指的是有意识,但不完全是有意识的(比如我在没有灵感的时候,有时候我有意识的仿写诗词,就会冷不丁冒出来一句,很是惊喜,这句往往是无意识的(此刻我认为他不同于潜意识),比如我在仿写李煜的虞美人时,前面模仿的痕迹很重,但是最后一句:问君能有许久恨,何奈白云清水了无味。我觉的比原句不逊;还有仿写寇准的天仙子时,来一句:满目蓓蕾花满径,我就觉的很好。),而且潜意识也存放着许多的材料,以前未思考清晰的模糊的想法也已经被当作潜意识存放起来了。而写诗歌我认为是无意识的写,潜意识里的材料被此情此景的突然点着出现灵感的火花,突然点燃而成为一个有成熟思想与形式的作品而思想的灰烬也随之消亡。一首诗歌的诞生既是一时生命创造的总结。

(2007-09-16 21:57:25)

  • 我的微信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于2014年11月7日,由 发表,共 796 字。
  • 转载请注明:空 | 青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