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井丹泉:汪曾祺

“鹿井丹泉”是“秦邮八景”中的一景,遗址在今南石桥南。

鹿井丹泉:汪曾祺有一少年比丘,名叫归来,住在塔院深处,平常极少见人。归来仪容俊美,面如朗月,眼似莲花,如同阿难——阿难在佛弟子中俊美第一。归来偶或出寺乞食,游春士女有见之者,无不赞叹,说:“好一个漂亮和尚!”归来饮食简单,每日两粥一饭,佐以黄虀苦荬而已。
出塔院门,有一花坛,遍植栀子。花坛之外为一小小菜园。菜园外即为荆棘草丛,苍茫无际,并无人烟。花坛菜圃之间有一石栏方井,井栏洁白如玉,水深而极清。归来每天汲水浇花灌园。
当归来浇灌之时,有一母鹿,恒来饮水。久之稔熟,略无猜忌。
一日,归来将母鹿揽取,置之怀中,抱归塔院。鹿毛柔细温暖,归来不觉男根勃起,伸入母鹿腹中。归来未曾经此况味,觉得非常美妙。母鹿亦声唤嘤嘤,若不胜情。事毕之后,彼此相看,不知道他们做了一件什么事。
不久,母鹿胸胀流奶,产下一个女婴。鹿女面目姣美,略似其父,而行步跚跚,犹有鹿态,则似母亲。一家三口,极其亲爱。
事情渐为人知,嘈嘈杂杂,纷纷议论。
当浴佛日,僧众会集,有一屠户,当众大声叱骂:
“好你个和尚!你玩了母鹿,把母鹿肚子玩大了,还生下一个鹿女!鹿女已经十六岁了,你是不是也要玩她?你把鹿女借给兄弟们玩两天行不行?你把鹿女藏到哪里去啦?”
说着以手痛掴其面,直至流血。归来但垂首趺坐,不言不语。
正在众人纷闹,营营訇訇,鹿女从塔院走出,身著轻绡之衣,体被璎珞,至众人前,从容言说:
“我即鹿女。”
鹿女拭去归来脸上血迹,合十长跪。然后跚跚款款,走出塔院之门,走入栀子丛中,纵身跃入井内。
众人骇然,百计打捞,不见鹿女尸体,但闻空中仙乐飘飘,花香不散。
当夜归来汲水澡身讫,在栀子丛中累足而卧,比及众人发现,已经圆寂。

按:此故事在高邮流传甚广,故事本极美丽,但理解者不多。传述故事者用语多鄙俗,屠夫下流秽语尤为高邮人之奇耻。因此改写。
一九九五年春节

  • 我的微信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