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 [紅樓夢新評]

汪精卫 [紅樓夢新評]©季新

读《红楼梦》,并读其批评。大某山民之评最有识见,虽着语不多,已见一斑。护花主人之意勤矣,然何其庸也。太平闲人心劳日拙,可笑可怜。余前此欲批《红楼》一过,因事未果,今度此炎炎如火之夏日,百无聊赖,乃匿居池馆,日草数篇,以写夙怀,且消永暑。

此书是中国之家庭小说。中国之家庭组织,蟠天际地,绵 数千年,支配人心,为中国国家组织之标本。国家即是一大家庭,家庭即是一小国家。西国政治家有言,国家者家庭之放影也,家庭者国家之缩影也。此语真正不错。此书描摹中国之家庭,穷形尽相,足与二十四史方驾,而其吐糟粕,涵精华,微言大义,孤怀 识,则非寻常史家所及。此本书之特色也。

中国之国家组织全是专制的,故中国之家庭组织亦全是专制的,其所演种各现象无非专制之流毒。想曹雪芹于此,有无数痛哭流涕,故言之不足,又长言之,长言之不足,又嗟叹之。可惜雪芹虽知此制度之流毒,却未知改良之方法,以为天下之家庭于是如此,遂起了厌世之心,故全书以逃禅为归宿,此亦无怪其然。

中国之国家组织向来是专制的,若无民权与之相形,岂不以为天下古今之国家终是如此。然则受家庭组织之流毒而不知悟,又何足怪?余今批此书,欲以科学的真理为鹄,将中国家庭种种症结一一指出,庶不负曹雪芹作此书之苦心。

然而变更家庭组织,较之变更国家组织,更难十倍。盖国家组织以威力合成,家庭组织以情意合成,威力能支配人之恐怖心,不能支配人之感爱心,故其力甚为薄弱。欲变更国家组织,只须把国家学宪法的学理明白透彻的讲演,听的人若以诚相感,没有不明白的;明白的人能协力同心去做,没有做不到的。家庭组织却不然。不用说他人,行拿我来说,才一及家庭问题,即觉有无限缠绵,歌也有思,哭也有怀,早已神游其中,更无辨理的余暇了。

我既如此,以己之心,度人之心,谁人没有相依为命的家庭?感情既已如此其深,欲与之辨理,正恐不易。故曰变更家庭组织,正如水之无源,木之无根,必不能久。故今日中国救治之策,第一须变更个人对于家庭之观念,明知其难,却是不能不如此办法。

但是变更家庭组织,与变更国家组织,办法大大不同。前已说过,国家的组织由专制的威力合成。惟威力可以胜威力;由恻隐心所发这威力,可以胜残忍心所发之威力。故我前此于革命军中,甘心做一个马前卒,绝无半点馁怯。至于一般新少年所倡家庭革命主义,以及种种牵强之行为,我却头一个反对。因为家庭组织亦是专制的,然其元素却是由情意相结。既以情意相结,还得以情意去感化他。故我对于变更家庭组织之方法,以感化为第一义。感化的功效是缓和的,然亦无更急的法。惟其如是,故我不能不大有望于《红楼梦》了。此书识字男女,人人爱阅。如今批了出来,准科学的学理,以指中国家庭之种种症结,使人阅之,惊心怵目,知道这种家庭组织是不能不改变的,这是区区的一段心事了。

昔时法国革命,小说家福禄特尔鼓吹之力居多。将来中国家庭组织改良,安知不是起足于此呢?我们能将曹雪芹推到同福禄特尔一样,也不枉了他做这一本好书给我们看了。

如今先说一段。一个黛玉,一个宝钗,皆立心要嫁宝玉,但是看书的人,无不恨宝钗而怜黛玉。虽说因为黛玉为情而死,死得可怜,宝钗幸而如愿,未免可妒。然果如是,可谓不善读书了。须知黛之于宝玉,纯以爱情想感,不失男女爱情之正。试观两人情意未通以前,黛时时有疑忌心,有刻薄语,这都是放心不下的原故。及至《诉肺腑情迷活宝玉》一回之后,黛知宝心,宝知黛心,黛之情已定,自此心平气和,以后对于宝玉没有一点疑心,而对于宝钗诸人亦忠厚和平,无一些从前刻薄尖酸之态。(此层疏析,从前未经人说过。但试将此书从头至尾读了一遍,诉肺腑以后,实实如此,并非强为附会。至雅谑则不能以尖刻论;盖不如是则不成其为谑也。)其爱情之纯挚,心地之光明,品行之诚悫,胸怀之浩洁,真正不愧情界中人;抱恨而死,所以可伤。至于宝钗却不然。综其生平,未尝以爱情感动宝玉,但知于贾母、王夫人、诸嫂、诸姑至于仆人等,处处使乖,处处献勤,四方八面布置了一个风雨不透,使人人心目中皆以将来之二奶奶相期。彼其心直以宝玉为一禽,而张罗以捕之,以为捕得之后,以我之美,何难使其心悦诚服。唉!这便是娼妓行为。夫妇爱情,借此缝合,就有限得很了。究之不能长久,只落得孤孀一世。论他的行为心术,真正与黛玉相隔天渊,这情界中断不容彼羼入一步了。然问宝钗这种手段,何以有效?是盖由于婚姻制度,都由父母硬作主张,不管他的儿女爱情如何,所以上了此当。以至王夫人垂老之年,丧了爱子,堕于至愁极苦之境,真正是何苦如此呢!当老人家看了此段,尚不肯主张自由结婚,便是安心给他儿女过不去,更安心给他自己过不去了。
这一段只好算总批,尚有随时随处的眉批以证之。
说了这一段,有人驳我道:“你所说都是不幸的事。你没看见过《儿女英雄传》么?他这本书,便是反对《红楼梦》。以为贾政夫妇若能如安学海夫妇,钗、黛若能如金、玉二凤,袭人若能如长姐儿,则何至有不了事?何必一定自由结婚才是呢?”我答道,照他这部书所说,必定安夫妇、金、玉二凤、长姐儿皆是好人然后可。若一个不是好人,便不成《儿女英雄传》,成了「糟糕传」了。试问能家家皆是好不能呢?天下所以有制度的缘故,专门学者言人人殊,然其大意不过曰,不使好人吃亏,不使恶人得志而已。如人人皆是好人,便连婚姻制度也都可以作废,还讲什么自由结婚呢?自由者对于不自由而言,不自由从压制中来,你如今不辨自由之善不善,却分人之好不好,这见便太差了。

  • 我的微信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