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陈忠实死了,大家才恐慌

四天前,我开车千里,到塞外去。在都市待得久了,憋气,就需要到大沙漠和大草原边缘,去看那一望无际的蓝天,好让心胸也像蓝天那样广阔纯净。但是,这一次,很失败,是因为陈忠实死了。
我在路上开着车,和我同行的小青年郭飞告诉我,陈忠实死了,手机里都在传着。我开始想,这几年文化圈死的名家多了,而且陈忠实已经病了很长时间,死了也是正常的,73岁,圣人死的年龄,在这个年龄死了,也不算夭折,死了也算脱离病痛了,从此永生。庄子说:"古之真人,不知悦生,不知恶死。"他是说古代的真正懂得生命意义的人,没有觉得拥有生命有多么可喜,也不觉得死亡来临有多么可怕。陈忠实是大智慧者,他肯定不惧死亡,所以,他死的时候也可能没有恐慌,死了,也就死了吧!

但是,陈忠实的死却在我心头引起恐慌,我住在大沙漠边沿,每天望着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心里却乌云笼罩,一片寒冷,再也没有激情去野外周游了。
本来我想,陈忠实活着的时候,和我没有交往,他死了,我应该是最能放得下的,但是,他的死却让我寝食难安,再加上,每天晚上浏览微信,朋友圈里是铺天盖地,没完没了的悲伤,我的心就更加寒冷。
我想我们可能在经历一件大事,微信圈里的是悲伤吗?各式各样没完没了的纪念,是悲伤吗?张贤亮死了,没有这样,阎肃死了,没有这样,梅葆玖死了,也没有这样。唯独陈忠实死了,仿佛天崩地裂。我突然明白了,这不是悲伤,这是恐慌。

人的恐慌,一般来自对未来的无知和恐惧。荀子在《天论》里说:"星坠木鸣,国人皆恐"。星辰陨落,草木鸣叫,人民都害怕极了。陈忠实死了,人民害怕什么?我一天抽了四盒烟,在沙漠的边沿无声地行走,几次,小年轻郭飞对我讲话,都遭到我的斥责,我心理恐慌了吗?我恐慌。

陈忠实死了,从此侠义精神不存。金庸的侠义,来自虚幻,没有落地的土壤。陈忠实的侠义,就是土生土长的中国精神。
清军二十万人入关,朱先生一双布鞋一把伞,孤身一人去劝说清兵撤退,一介书生救生民于水火,不惧死亡,天下第一大侠。
白嘉轩身为族长,整治家族之风,把赌徒的手让伸进开水锅,爱吃喝的嘴里灌大粪,痛快淋漓,嫉恶如仇,中侠也。
鹿三见自己的儿媳田小娥勾引东家的儿子白孝文,让他身败名裂,于是,一把刀子戳进儿媳的后背。独行侠也。
陈忠实死了,倡导侠义精神的人不在了,侠义从此不存,文坛只剩下蝇营狗苟之徒,只剩下偷情摸汉的玩意,谁来倡导侠义?人民怎么会不恐慌呢?

陈忠实死了,天下还有仁爱吗?
白鹿原上还有没有每年把收获的第一茬麦子磨成白面,送给乡亲的白修身老汉?还有没有把长工当做兄弟,给他娶妻生子,让他的儿子也读书识字的白嘉轩?还有没有饥荒年馑,把换回来的粮食全部送给长工的白嘉轩?还有没有别人卖地,看人家可怜,多加几斗麦子的白嘉轩?还有没有把土匪感化成好人的朱先生?
而创造和倡导这些仁爱古风的人死了,文坛上只剩下写偷看别人屁股,勾引别人女人的人。仁爱之风无人倡导,人们能不恐慌吗?
孔子歌曰:"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能不恐慌吗?

陈忠实死了,天下还有没有阳刚的男人?
"白嘉轩后来引以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娶七房女人,不是为了性的满足与淫荡,而是在苦难的土地上,为了家族的繁衍与茁壮。陈忠实笔下,男人睿智智慧,豪侠仗义,勤奋持家,阳刚雄起。有这样阳刚的男人,女人才温良贤淑。但是,民国的革命让这一切混乱,有人当了土匪,有人抽了大烟,有人出走叛逆,有人当了破鞋,而陈忠实给这些不肖之子一概判了死刑。让这些制造混乱的人,都不得好死,或上刑场,或被暗杀,或被活埋,反正一句话,不得好死。这就是大丈夫的爱憎,分明得就像水火那样难以共处。
这样阳刚之气十足,敢于担当责任的男人死了,剩下鼓吹偷情盗汉的人物活着,人民能不恐慌吗?

陈忠实死了,还有没有人敢对邪恶痛斥一声?
鹿子霖是陈忠实笔下十足的小人,他一生嫉妒、邪恶、耍奸计,以日弄别人为快乐。陈忠实对这种不要脸的小人充满仇恨,他笔下的鹿子霖的祖先鹿马勺,是靠被人"走后门",也就是同性恋者搞屁股,才学得厨艺,鹿马勺后来学艺成功,雇来一群乞丐,把日弄自己的师傅,彻底日弄一会,直到搞瘫痪为止。鹿子霖继承了祖先的品德,邪恶无耻,耍黑娃的媳妇破鞋田小娥,又挑拨田小娥去勾引白嘉轩的儿子白孝文,他机关算尽。但是,他的儿子最后都背叛他而去,死得可怜。陈忠实对恶人和小人毫不姑息,用笔鞭辟,鞭鞭见血,痛快淋漓。听人说陈忠实敢对指手画脚的高官怒吼:"你懂个锤子!"
这样嫉恶如仇的人物死了,只剩下貌似憨厚温温吞吞的小人活着,人们能不恐慌吗?

陈忠实讲述了民族的秘史,讲述了民族的精神,斥责了邪恶和虚伪,但是,老天爷让他得了舌癌,让世界上最伟大的舌头得了舌癌。就像让世界上最伟大的行者玄奘法师最后断了他那双最伟大的腿一样。
老天爷呀,你要干什么?从此,天下人还敢坚持正义吗?天下没了正义,这世界上小人横行,人民能不恐慌吗?

陈忠实死了,一片哀伤,有人说"原上曾经有白鹿,人间从此无忠实。"这句话太让人伤心!
写自己曾经多么性饥饿的人死了,没有人恐慌,只有叹息。
写上刑场前高唱歌曲,歌颂死亡的人死了,更没有人恐慌,只有观望。
男扮女装成为大师的人死了,大家说,知道了。
唯有陈忠实死了,倡导仁义理智,鞭笞邪恶淫荡的人死了,大家才恐慌。
孔子说:"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能不恐慌吗?

我站在大沙漠边缘,望着太阳一步步往西边落下去,我恐慌极了,双手紧紧抱住臂膀,失神地望着远方。此刻,我的家乡西安,一代圣人、大侠陈忠实,你的尸体躺在太平间寒冷的冰柜里,你的灵魂就要脱离肉体,走了,你恐慌吗?

~陈忠实得恐慌 石岗

  • 我的微信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