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打倒孔家店,民国大师们对孔子充满爱恋

avatar 2015-07-3110:52:52 评论 437 次浏览

什么打倒孔家店,民国大师们对孔子充满爱恋不仁之人,无真性情,虽行礼乐之文,适足增其虚伪耳……孔子注重人之有真性情,恶虚伪,尚质直;故《论语》中屡言直……直者内不以自欺,外不以欺 人,心有所好恶而如其实以出之者也……孔子为周礼之拥护者,故其教育弟子,除教以知识外,并以礼约束之。颜渊所谓“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是也。惟孔子同时 又注重“礼之本”,故又言直。言直则注重个人性情之自由,言礼则注重社会规范对于个人之制裁。前者为孔子之新意,后者乃古代之成规。孔子理想中之“君 子”,为能以真性情行礼者……

——《直、仁、忠、恕》

上个世纪的一百年,对于儒家来说无啻于一场劫难。从五四时期的“打倒孔家店”,到文革时期的“批林批孔运动”,孔子一直带头承受着来自各路的石头鸡蛋,蛋液模糊了他的双眼。要问几千年来最冤的一个人是谁?非孔夫子莫属!生时如丧家之犬,后来被统治者捧上了天,又被革命者掼入了地,可一切又和他有毛关系?就像梵高的画如今动辄天价,他自己却就是个没人搭理的穷鬼。所以,九泉之下,孔子他老人家一定是一声怒吼:你们都是坏淫!

这些或许是历史事实,是否也是人心的事实?没什么比作为知识分子精英代表的大师们的心声更有说服力的了,他们的心灵更深沉,眼睛更雪亮。而这些代表性大师的话让我们看到,知识分子的传统其实没有断,他们看孔夫子的眼神,依旧迷乱……

冯友兰说孔子:他最看重真性情

 

冯友兰先生是民国以来首屈一指的中国哲学研究大家,学者搞研究,求得就是客观、真实和严谨,所以冯友兰先生对孔子的意见,相对来说要更靠谱、更接近真实。而就是这样的真实,让我们看到我们对孔子有多少偏见和误解。比如,你一定想不到,孔子是一个坚定主张真性情的人;他所主张的礼,底下又包含了多少浓情。

孔子颇似苏格拉底。苏格拉底本亦是一“智者”。其不同在于他不向学生收学费,不卖知识。他对于宇宙问题,无有兴趣,对于神之问题,接受传统的见解,孔子亦如此。苏格拉底自以为负有神圣的使命,以觉醒其国人为己任,孔子亦然……即孔子为中国苏格拉底之一端,既已占甚高之地位。况孔子又为使学术普遍化之第一人,为士之阶层之创立者,至少亦系其发扬光大者;其建树之大,又超过苏格拉底。

——《孔子在中国历史中之地位》

孔子对于周礼,知之深而爱之切,见当时周礼之崩坏,即不禁太息痛恨。

——《孔子对于传统的制度及信仰之态度》

孔子目睹当时各种制度之崩坏,以为“天下无道”,而常怀想“天下有道”之时……孔子以为政治上社会上各种阶级之破坏皆自上始……处此情形之下,孔子以为苟欲“拨乱世而反之正”,则莫如使天子仍为天子,诸侯仍为诸侯,大夫仍为大夫,陪臣仍为陪臣,庶人仍为庶人……孔子目睹当时之“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故感慨系之,而借题发挥……孔子以为当时因名不正而乱,故欲以正名救时之弊也。

——《正名主义》

不仁之人,无真性情,虽行礼乐之文,适足增其虚伪耳……孔子注重人之有真性情,恶虚伪,尚质直;故《论语》中屡言直……直者内不以自欺,外不以欺人,心有所好恶而如其实以出之者也……孔子为周礼之拥护者,故其教育弟子,除教以知识外,并以礼约束之。颜渊所谓“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是也。惟孔子同时又注重“礼之本”,故又言直。言直则注重个人性情之自由,言礼则注重社会规范对于个人之制裁。前者为孔子之新意,后者乃古代之成规。孔子理想中之“君子”,为能以真性情行礼者……

——《直、仁、忠、恕》

郭沫若说孔子:在我眼中你最美

 

为了孔子,郭老先生可是没少挨骂——“郭沫若对庄子的推崇,在20世纪的40年代曾经受到中国思想界一些学者的批评,70年代又受到毛泽东的批评……”因为文革中的“没操守”,都说郭沫若“会做人”,这不禁让人好奇,他眼里的孔子究竟神马样子,能让他连人都不做了?

自汉武帝崇儒术黜百家以来,孔子虽然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但在他的生前其实是并不怎么得意的……足见孔子在当时,至少有一个时期,是任何人都可以杀他,任何人都可以侮辱他的。这和亡命的暴徒有何区别呢!

——《论孔墨的基本立场》

在奴隶制时,主人死了奴隶大多数是要殉葬的,即使不殉葬总必然有一些特殊的行动。孔子生了病,子路以为会死,故尔把门人来假装成奴隶。这在子路或许是沿守旧制,想替孔子撑撑门面吧,也就和现今都还在烧纸人纸马那样。然而竟惹得孔老夫子那样生气,那样愤慨,痛骂了子路一顿。

——《论孔墨的基本立场》

孔子的理想,是要:“无终食之闲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尽管是怎样的流离困苦,变起仓卒,自己要去做的,并不是高喊人道主义而希望别人给我些什么恩惠。这也并不在远处,就在自己的身边,也就在自己的身上。

——《孔子的思想体系》

在孔子的整个思想体系上我们可以看出,他在主观的努力上是抱定一个仁,而在客观的世运中是认定一个命。在主观的努力与客观的世运相调适的时候,他是主张顺应的。在主观的努力与客观的世运不相调适的时候,他是主张固守自己的。

——《孔子的思想体系》

他并不是低头于命定的妥协者,看这些辞句也就可以明了了。他只差这一点没有说明,便是一切都在变,命也在变;人的努力可以扬弃旧命而宰制新命。奴隶制时代的汤武能革命,使奴隶制崩溃了的人民也正在革命。孔子是生在这种革命潮流中的人,事实上他也正在参加着新必然性的控制的。他说他“五十而知天命”,或者也就是说他探索了五十年,到这时才自觉到了自然的趋势所赋与他的新使命的吧。

——《孔子的思想体系》

胡适说孔子:谁说我讨厌孔子?

 

说到胡适与孔子,稍微了解民国历史的人,也知道他是五四时期“打倒孔家店”那跑在最前面扛大旗的人之一,1921年6月他在一篇序文里说:“正因为二千年来吃人的礼教法制都挂着孔丘的招牌,故这块孔丘的招牌——无论是老店,是冒牌——不能不拿下来,捶碎,烧去!”那么问题来了,这真是胡适的想法?或者,我们真的理解了胡适的真实意思?

晚年胡适的话,让我们知道了,不是这样的,根本不是。

人家说我打倒孔家店,是的;打倒孔家店并不是打倒孔子。孔子的学说,经过两千年,至少有一部分失去了时代性,同时经过了许多误解。三十年前,我们的确领导批评孔子。我们批评孔子,是要去掉孔子一尊,使诸子百家平等。如果不
打倒一尊的孔家店,没有法子使得思想解放,思想自由。但是我六十二年来,还是继续对孔子佩服,我觉得他这个人,是很了不得的。

——《台东县文化座谈会上答问》

儒家的特别色彩就是想得君行道,想治理国家。孔子的栖栖皇皇,“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便是这种积极精神。

——《<吴虞文录>序》

鲁迅说孔子:我批我批我批批批,也不是在批你


鲁迅先生不待见孔子尽人皆知,言语极尽刻薄,那是因为在当时恶疾必须下猛药,鲁迅先生的批批批,真正要说的不过是变变变。都知道鲁迅先生是关注现实的,不是牵扯现实,他犯得着跟一个作古2000多年的人过不去?

世易时移,这些批判仍然大有意义——世人眼中的孔子,多不是真实的孔子,而是被人歪曲利用后的孔子,而鲁迅先生将错就错的批判,正好可以让我们看到孔子是怎么被歪曲的、歪曲成了什么样。起码我读过这些话,感觉鲁迅先生批的根本就不是孔子,而是现实。

来来来,让我们看看鲁迅先生那张刻薄脸~

孔夫子之在中国,是权势者们捧起来的,是那些权势者或想做权势者们的圣人,和一般的民众并无什么关系。然而对于圣庙,那些权势者也不过一时的热心。因为尊孔的时候已经怀着别样的目的,所以目的一达,这器具就无用,如果不达呢,那可更加无用了。

——《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

中国的一般的民众,尤其是所谓愚民,虽称孔子为圣人,却不觉得他是圣人;对于他,是恭谨的,却不亲密。但我想,能像中国的愚民那样,懂得孔夫子的,恐怕世界上是再也没有的了。

——《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

我们这曾经文明过而后来奉迎过蒙古人满洲人大驾了的国度里,古书实在太多,倘不是笨牛,读一点就可以知道,怎样敷衍,偷生,献媚,弄权,自私,然后能够假借大义,窃取美名。再进一步,并可以悟出中国人是健忘的,无论怎样言行不符,名实不副,前后矛盾,撒诳造谣,蝇营狗苟,都不要紧,经过若干时候,自然被忘得干干净净;只要留下一点卫道模样的文字,将来仍不失为“正人君子”。况且即使将来没有“正人君子”之称,于目下的实利又何损哉?

——《(民国)十四年的“读经”》

孔老先生说过:“毋友不如己者。”其实这样的势利眼睛,现在的世界上还多得很。

——《坟•杂忆》

孔丘先生确是伟大,生在巫鬼势力如此旺盛的时代,偏不肯随俗谈鬼神;但可惜太聪明了,“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只用他修春秋的照例手段以两个“如”字略寓“俏皮刻薄”之意,使人一时莫名其妙,看不出他肚皮里的反对来。他肯对子路赌咒,却不肯对鬼神宣战,因为一宣战就不和平,易犯骂人——虽然不过骂鬼——之罪……孔丘先生是深通世故的老先生,大约除脸子付印问题以外,还有深心,犯不上来做明目张胆的破坏者,所以只是不谈,而决不骂,于是乎俨然成为中国的圣人,道大,无所不包故也。否则,现在供在圣庙里的,也许不姓孔。

——《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结语:很多人都觉得过去的一百年,传统文化没落了,儒家更是一蹶不振了,真的是这样吗?你有没有想过,100年的时间,在历史长河中算什么?小沈阳不是唱了么,“人生难免起起落落,还是要坚强地生活”。历史上佛教曾遭受“三武一宗之厄”——四次由皇帝发动的灭佛运动,每次都大伤元气,最后不也挺过来了?所以人得抱定一个信念,好东西始终是会留下来的,因为民国大师告诉了我们,公道自在人心,良知泯灭不尽。孔夫子不会走掉,他只是摔了一跤。                                                                                                                                                                                                                                                 儒风大家原创,转载需注明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