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随讲《文选》之七 曹丕《与吴质书》

顾随讲《文选》之七 曹丕《与吴质书》
100%推荐,顾随讲文选
《与吴质书》真是美文。
曹操短歌慷慨悲凉,曹丕文简约隽永,曹植诗华丽修祖,曹冲小小称象,曹彰黄须勇猛~~曹家何以如此文武~?

曹丕(子桓)《与吴质书》

二月三日,丕白: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

昔年疾疫,亲故多离其灾,徐陈应刘,一时俱逝,痛可言邪!昔日游处,行则连舆,止则接席,何曾须臾相失。每至觞酌流行,丝竹并奏,酒酣耳热,仰而赋诗,当此之时,忽然不自知乐也。谓百年己分,可长共相保。何图数年之间,零落略尽,言之伤心!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观其姓名,已为鬼录。追思昔游,犹在心目,而此诸子,化为粪壤,可复道哉! 

观古今文人,类不护细行,鲜能以名节自立。而伟长独怀文抱质,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谓彬彬君子者矣。著《中论》二十余篇,成一家之言,辞义典雅,足传于后,此子为不朽矣。德琏常斐然有述作之意,其才学足以著书,美志不遂,良可痛惜。间者历览诸子之文,对之抆泪,既痛逝者,行自念也。孔璋章表殊健,微为繁富。公干有逸气,但未遒耳;其五言诗之善者,妙绝时人。元瑜书记翩翩,致足乐也。仲宣续自善于辞赋,惜其体弱,不足起其文,至于所善,古人无以远过。昔伯牙绝弦于钟期,仲尼覆醢于子路,痛知音之难遇,伤门人之莫逮。诸子但为未及古人,自一时之雋也。今之存者,已不逮矣。后生可畏,来者难诬,然恐吾与足下不及见也。

年行已长大,所怀万端。时有所虑,至通夜不瞑,志意何时复类昔日?已成老翁,但未白头耳。光武言:“年三十余,在兵中十岁,所更非一。”吾德不及之,年与之齐矣。以犬羊之质,服虎豹之文;无众星之明,假日月之光;动见瞻观,何时易乎?恐永不复得为昔日游也。少壮真当努力,年一过往,何可攀援!古人思炳烛夜游,良有以也。顷何以自娱?颇复有所述造不?东望于邑,裁书叙心。丕白。

《昭明文选》卷第四十二“书中”载《与吴质书》。文帝《与吴质书》当作于汉献帝建安二十二年。

文各有其作风(style)、文气。作风,文章美之显于外者也;文气,文章美之蕴于内者也。

文章美包括:(一)音节美(念);(二)文字美(思)。

声调,乃音节美,用口念;字形,乃文字美,用心念、用目观;合为文章美,即所谓物外之言。譬若“兰生幽谷,不为莫服而不芳”(《淮南子·说山训》),使人之意也远。

声调——音节美,念,用口念,用耳听,是口耳之学;字形——文字美,写,用目视,是眼目之学。合口与目更须以心思之,然后可成文章,可言创作、欣赏。

文章美中音节美最重要,故学文须朗读、背诵。学佛须亲眼见佛,念的好坏可代表懂的深浅。

《与吴质书》真是美文。

此文之开端:

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

文帝有冷静头脑、锐敏感觉、热烈情感,文人条件具备。首叙寒暄,短短几语,亦觉韵长。

文人早熟——先衰,敏感——多悲。文帝亦然。

文帝善用对比contrast,长短、黑白、乐悲。信中“昔日游处”以下,先写乐,后写悲,才更悲。其中有“言中之物”与“物外之言”:

言中之物——“徐陈应刘,一时俱逝”,“顷撰其遗文,都为一集”。“都为一集”之后按“言中之物”,当接“观古今文人”。

物外之言——“一时俱逝”之后至“顷撰其遗文”之前一节是。“都为一集”与“观古今文人”中加之数句,亦物外之言。

此真是文之所以为“文”,而非说理文字。

第三段评伟长、德琏、孔璋、公干、元瑜、仲宣诸人之作。

“仲宣续自善于辞赋”,“续”,五臣作“独”。

“既痛逝者,行自念也”,二句加于诸人之间,好,可注意。此一断,乃有意。此亦可分二者来讲:(一)理智,对伟长、德琏二人有褒无贬;(二)感情,因二人而感到自己有才。人有成有不成,成与不成,皆不免死。文帝理智极清楚,感情极热烈。

“自一时之雋也”,“自”,五臣本作“亦”。“雋”,五臣作“儁”。儁,俊。如“千人俊、万人杰”。

至“恐吾与足下不及见也”以上,论文坛之过去、现在、将来。以上论文竟,以下论文颇多伤感之音。“至通夜不瞑”,“至”下,五臣本有“乃”字。“瞑”,五臣注:“睡也。”瞑、眠古通。(如螟虫,乡音读眠。)

“年三十余”,“年”下,五臣本有“已”字。
“所更非一”,“更”,五臣注:“历也。”《汉书》有“少不更事”。

“动见瞻观”,五臣注:“言既非材,而处重位,兴动出入,顾眄甚难。”(盼,视;眄,斜视也。)按“见”有“被”义。文帝之意谓己之举动出入多为人所注视耳。

“颇复有所述造不”,“述”,述前人之言;“造”,作也,创作也。

“东望于邑”,“于邑”,不快,今书作“郁悒”。“裁书叙心。丕白”,六字为结。文帝最能以冷静头脑驾驭热烈感情。而六朝多只有冷静头脑没有热烈感情,所写只是很漂亮的一些话,我们并不能受其感动。

《宗门武库》有如下两段文字:叶县省和尚[76],严冷枯淡,衲子敬畏之。浮山远[77]、天衣怀[78]在众时,特往参。时正值雪寒,省诃骂驱逐,以至将水泼旦过,衣服皆湿。其他僧皆怒而去,惟远、怀并叠敷具,整衣复坐于旦过中。省到,诃曰:“你更不去,我打你!”远近前云:“某二人数千里,特来参和尚禅。岂以一杓水泼之便去!若打杀也不去。”省笑曰:“你两个要参禅,即去挂搭。”续请远充典座。 师云:“圆通秀禅师因雪下,云:‘雪下有三种僧:上等底僧堂中坐禅,中等磨墨点笔作雪诗,下等围炉说食。’” “在众”,尚未出世说法时。 “旦过”,印度语音译,即僧堂。
“敷具”,犹言坐具。“敷”,布也,铺也。如禅宗言“筑”犹今言“揍”。

“挂搭”,挂单。 《宗门武库》乃系大慧宗杲之语录,盖其弟子道谦所记。(大慧禅师,即宗杲大师,盖中国最后大师。)唐宋文体不能表现禅家精神。史书中录人言语,亦多有白话。如:《史记》之“夥颐”[79],《晋书》之“宁馨儿”[80]。(晋人作文法如掘地及泉,自地心冒出。)不用白话不能传出当日精神,故史书雅文亦用之。

一种文字只可表现一种精神。吾人只是稗贩、趸卖、零沽、零售,不对。

注释

[76]叶县省和尚,即叶县归省禅师,宋初著名禅师。

[77]浮山远(990—1067),名法远,号圆鉴,宋代临济宗著名禅师,以“浮山九带”闻名于禅林。因卓锡舒州浮山,人称“浮山远”。

[78]天衣怀(989—1060),名义怀,宋代云门宗著名禅师,因卓锡越州天衣山,人称“天衣怀”。

[79]《史记·陈涉世家》:“(其故人)入宫,见殿屋帷帐,客曰:‘夥颐!涉之为王沈沈者!’”夥颐,楚地方言,用于表示惊讶、羡慕、赞美,有“真多呀”之意。

[80]《晋书·王衍传》:“衍字夷甫,神情明秀,总角尝造山涛。涛嗟叹良久,既去,目而送之曰:‘何物老媪,生宁馨儿!然误天下苍生者,未必非此人也。’”宁馨儿,晋宋时俗语,这样的孩子。

编辑推荐
“顾随讲义系列丛书”含《顾随讲<诗经>》<顾随讲<论语><中庸>》《顾随讲<文心雕龙>》《顾随讲古代文论》《顾随讲《文选》》五种,是顾随先生各个阶段讲述中国古典文学的真实记录,其中不乏著名学者叶嘉莹保存的六十年前听老师讲解诗词所记下的笔记,它真实地、片言未漏地保存了下来,呈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本名副其实的讲坛实录,庶可再现一位国学大师半个多世纪前在讲坛上的风神情采、覃思卓识。
内容介绍
本书讲说魏晋文,依据叶嘉莹女士与刘在昭女士听课笔记整理而成,并以此分为两部分:前一部分包括《答苏武书》、《为幽州牧与彭宠书》、《报孙会宗书》、《与朝歌令吴质书》、《运命论》等九篇;后一部分包括《与魏文帝笺》、《答东阿王笺》、《报孙会宗书》、《遗民传论》、《晋纪总论》等十篇。其中所选篇目来看,书、记、论、笺,体裁不一;史论、政论、纯散文,题材多样。而就讲说体例言,则先释字词,次言文之“美”。
作者介绍
顾随:中国现当代最富影响的学者之一,即是大学者,也是著名作家、诗人、剧作家,还是书法家。1920年北京大学英文系毕业后即从事教育事业。长期任教于燕京大学、辅仁大学、北京大学、河北大学等高校。他有广泛的兴趣爱好,著作甚多,是“一位极出色的大师级的哲人巨匠”。

  • 我的微信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