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中华民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易中天:中华民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我们回顾这三千七百年以来,会发现商周时期,我们是用眼睛看世界的,因此商周文化的特点是绚烂多彩。春秋战国我们是用脑袋看世界的,因此有先秦诸子,百家争鸣。汉唐两代,我们民族是用心胸看世界的,因此有汉的强悍,唐的广阔。那个时候全世界留学生都到长安来留学,而不是去哈佛,也不用考托福和GRE。

但是到了宋元两代,就叫做有心无胸,心还是有的,但是胸没了。实际上怛罗斯战役和安史之乱,中华文明开始投向外部的眼光就开始往里收。其突出表现就是禅宗的兴盛,因为禅宗就是看内心世界。然后到了明代,时代精神就在扩张了,代表作是《金瓶梅》,朝野关注的就是床上那点事。清代更糟糕,时代精神到膝盖了,最会做的事情就是下跪。当年英国的特使马扎尔到北京来,就为了这么一个礼仪,弄得不可开交,因为乾隆皇帝坚持让他行三跪九叩之礼。膝盖很重要。培养出来大批的马屁精。

现在人类已经无法想象没有西方文明的生活,包括我们所有人在内。看好莱坞,吃快餐,用电脑,打手机,我们已经无法想象没有西方现代文明的生活。

所以西方现代文明毋庸置疑地是世界性文明,那么西方文明成功的关键在哪里呢?西方文明是靠什么呢?也是靠信仰吗?没错,西方现代文明有宗教和信仰的背景。伊斯兰文明可以用宗教的名称来命名,但西方文明不能叫基督教。而且我们去看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明文规定国会不准立法建立国教。这是现代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很大的区别。在伊斯兰文明圈中,穆斯林的孩子天然就是穆斯林,而西方文明圈里不是这样的,相反他们还要立法规定不得立法建立国教。我们看西方世界,政府也好,媒体也好,首先着力保护的不是宗教信仰,而是信仰自由。信仰自由比宗教信仰更重要,为什么?因为自由是核心价值,若为自由故,信仰亦可抛。

那么西方文明的核心价值是什么呢?独立、自由、平等。就这三个。人权是不是?不是。法治是不是?不是。共和是不是?不是。宪政是不是?不是。民主是不是?不是。人权和法治是观念,共和和宪制是制度,民主既是观念也是制度,不是宪制。核心价值就是独立、自由、平等。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简单说观念体现价值,制度保障观念。比方说他们有这么一句话:这是我的破房子,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这就是观念。然后有一系列的制度来保证这个观念。

比如拆迁,西方国家也拆迁,他也有开发商,他们也要盖房子,但是所有的开发商要买下一块地来盖房子,你只能跟这个土地的拥有者去协商。价钱谈不下来,你就做不成。有这么一个开发商,他把要盖房子的地都买下来了,只有一栋破房子买不下来,这个破房子里住了一个老太太,又穷又老,但是这个房子是她的,她就不卖。不卖的结果是什么?没有断水断电,更没有把地痞流氓弄去强拆血拆,而是把破房子留下来,开发商的房子绕着破房子盖起来。最后开发商和老太太成了好朋友,再最后老太太临死之前,把这栋房子送给了开发商,开发商也没有把它拆了盖成一栋新房子,而是把它建成一座博物馆。

因为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观念,这是我的破房子,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开发商当然不能进。也就是说在西方文明那里,观念体现价值,制度保障观念。这才有他们的崛起,这才有他们的经济发达和科技进步。

下面我们看看我们自己,看看我们的命运和选择。中华文明三千七百年,特点是什么呢?中华文明最会干的特点是什么呢?没有宗教,没有信仰。是这样吗?是。

我们首先得给信仰下一个定义,信仰的定义是什么呢?是对超自然、超世俗之存在坚定不移地相信,这个就叫做信仰。就是我相信的那个对象一定是超自然和超世俗的,它既不属于自然界,也不属于人类社会。它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创造者,就是超越自然和超越人的社会。对这样的对象的相信,才能够叫信仰。因为它超自然,你不能用科学实验来证明;因为它超世俗,你不能用日常经验来证明,怎么办呢?只能信仰,不能证明就只能信仰。所以德尔图良大教主说,正因为荒谬,我才信仰。

这样的东西我们文明从来就没有。中国人信不信什么?信。中国人有信的对象,但是信而不仰,仰而不信。什么叫信而不仰呢?比方说我们也信玉皇大帝、土地公公,还有灶王爷,每年过年都给灶王爷糖吃。但是你看看我们民间传说和我们神话小说,全是拿这些人开涮的。看《西游记》,那里玉皇大帝居然派一只猴子看守桃园,却是人间皇帝的写照呀。《西游记》那是诸神诸佛众徒行凶,还给孙悟空重重障碍,然后厚颜无耻地说这是考验你们的忠诚。

中国人对待这些神的态度和希腊人是很相象的,我们看希腊神话那里的神,以主神宙斯带头,宙斯最会干的事就是泡妞、偷情,男生和女生都会偷情,鬼鬼祟祟生个私生子。因为在希腊文明当中,宗教其实是艺术,希腊人也是没有信仰。希腊的宗教它不是宗教,它是艺术。所以黑格尔称之为艺术宗教。黑格尔把古埃及宗教,叫自然宗教,古希腊宗教叫艺术宗教,基督教是天启宗教,只有天启宗教才是正宗的宗教,犹太教、伊斯兰教,这是最正宗的宗教。

我们是信而不仰,还有仰而不信。拜不拜菩萨,拜,怎么都拜,其实不信。孔夫子说得很清楚,祭而在,就是我祭祀的时候当他存在,祭完了,就不存在了。也就是说上帝也好,鬼神也好,到底是存在呢还是不存在呢?孔夫子是存而不论,不讨论。学生问孔子,孔子说不知生焉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反正祭祀的时候你就且当他存在,那个时候诚心诚意的,就那一会,这个是读书人的观念,叫祭如在。老百姓的观念叫信则灵。什么叫信则灵呢?表面上劝你相信吧,你相信就灵了,实际上是什么,不灵就不信,灵了我才信。

所以中国人如果有信仰的话,这个信仰的对象是没有定准的。你到农村去看,神龛里摆着如来佛祖、观音菩萨、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关羽、马祖、土地公公,自己家的祖先,还会有一张红纸条写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统统都信,其实就是统统都不信。为什么要摆这么多呢?因为他们有分工的。考大学要拜文昌,生孩子要拜观音,买房子要看风水,分工不一样,是神界的各个职能部门。人事局、财政局、发改委,如果显灵了要还愿了,你先得交一笔功德钱,灵了以后,再去一次还愿。前面摆的那些东西就是请客吃饭,宴请,很清楚的。

我见到一个家长,四川人拜文昌,拜了以后,功德钱交了,交完以后,在旁边嘀嘀咕咕,这个钱不知道交对了没有。我问他你是求菩萨什么事?我儿子考大学。我说这个拜对了,文昌管考大学,凡是考上北大的,都拜上文昌的。家长说你不晓得,我的娃儿考的不是北大。我问你娃考的是哪个大学,文昌也管。家长说我娃考的是斯坦福,文昌菩萨懂得英语不,文昌菩萨怎么跟斯坦福大学校长说呀。我说要不然你就拜圣母玛莉亚,那个懂英语。家长说我晓得玛莉亚懂英语,但是他不懂得四川话。你说就这,好意思叫信仰吗?

台湾更好玩,到台湾去看,发现小庙很多,台湾人都到小庙去,我就问台湾人,你们总是到小庙去,怎么不到大庙去?他们告诉我大神管大事,小神管小事,我这个事小,我到大庙去,神记不住。我到小庙去,他也没什么事,就把我这个事当事了,就办了。非常实用主义。这样一种实用主义的态度,这样一种实用主义的文明,怎么可能产生宗教和信仰呢,不可能的。

所以中华文明的特点是什么?叫有崇拜无信仰,有敬畏无宗教。这只能叫崇拜。所以中华文明是无宗教、无信仰的文明,结果怎么样呢?有利有弊。

利在没有信仰就可以容得下一切信仰。我们文明是没有信仰的,没有信仰就好办了,我就有一个开阔的胸襟。中华文明像水,而且是纯净水,我是水,那什么都可以进来,油也可以进来,奶也可以进来,酒也可以进来,来者不拒。你要信上帝,可以;你要信安拉,可以;你要信佛祖,可以。你要我跟着你信,可以,反正我其实什么也不信,无所谓。因此在这么一个情况下,中华文明有可能为世界文明或者说为世界上不同文明的对话提供一个开放的平台,这个开放的平台有可能消除文明的冲突。多中心即无中心,多信仰即无信仰,什么都信等于什么都不信,真正的信仰一定是一神教的,而提供这个开放平台的,一定是无信仰的。这是中华文明无信仰的好处。

那么中华文明无信仰也有坏处,坏处在于核心价值观不能恒定。我们要看一看为什么世界上那么多的民族需要信仰?说到底是因为必须有核心价值和核心价值观,一个民族、一种文明如果没有核心价值和核心价值观,它就不能凝聚,更不要说成为世界性文明了。也就是说核心价值和核心价值观极为重要,重要到什么程度?重要到必须借助神的名义,用神谕的方式把它说出来,这就是信仰的秘密。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办?我个人的建议是找到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有全人类的共同价值吗,有,为什么?因为有共同人性,人就是人,不管中国人、西方人,阿拉伯人,非洲人,他都是人。是人就有人性,大家都是人,就有共同人性。

这样看又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来,那就是中华民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作为无信仰的文明,有责任为全球文明的对话提供一个开放的平台,这叫担负起天下兴亡;另一方面,由于我们无信仰,所以我们没有恒定的价值观,我们应该找到全人类的核心价值观,找到全人类的共同价值,找到我们文明自己的实现方式。

因此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在这个时刻,我们有必要反攻自己,发现自己。因为只有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才知道自己往哪里去,也才知道我们该怎么办。

  • 我的微信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weinxin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